J9Mk7-

哎呀,江湖。

摘纪录:

怕什么?一切要来的都得来,不必怕。
——沈从文《边城》


感谢推荐

摘纪录:

一定要,爱着点什么。它让我们变得坚韧,宽容,充盈。业余的,爱着。
——汪曾祺《一定要,爱着点什么》


感谢推荐

什么叫鞠躬尽瘁还抑郁不得志

长风集part

邱居新甚至抿着嘴笑了起来,顺手摘了朵花别在蔡居诚耳畔。

…这他妈,蔡居诚整个人被他肉麻的动弹不得。平常越是闷不作声的人现在这种暧昧里反差就越大,但是就像宋居亦那天说的,他的冷静理智沾上烟火气都显得一点也不别扭。

蔡居诚也并不讨厌这种氛围,只是心里的情感腾地一下爆发出来让他很想要逃出去。面对陌生的环境焦躁不堪没有出口发泄,某种意义上他陷得比邱居新都要深。什么叫煽情和委屈,以前自己从没体验过的情绪现在真真正正在他脑子里夺回主权。或者说他现在的野心都是邱居新三个字构成的,他现在才明白过来。

不过好在也不晚,蔡居诚定定地看了他一眼。

邱居新就面对着他,整个人鲜活地在夜色底下呈现着。在晃神的某个瞬间顺着风乘虚而入,突如其来吹得人眼球发涩,自己怎么会舍得闭上眼睛。

蔡居诚别过脸去把那朵白色小花揉下来,想把它碾碎却又莫名其妙有些舍不得拢在手里。好像自己对邱居新也从来都是这样,以自己骄横跋扈的方式小心喜欢着他。真的是五味杂陈,辣意苦涩卡住喉头,自己低低地叫了一句邱居新的名字不再张口。

嗯,邱居新仿佛真的听到了他的心语回过头,就那样面对着秋光漫天看着他,三分柔情两分沉静。

"师兄,做我男朋友好不好?"

蔡居诚突然笑了一下,这个动作让邱居新怔地不知所措。他双手插在兜里眨了眨眼,几乎是一瞬间就立马平添了点年轻人特有的那种鲜活气氛,“哦,那你男朋友生气了,怎么哄一下?”

师兄....邱居新呢喃着如释重负般轻叹了口气,饶时平时再理智冷静的人,此刻却不管不顾双臂环在人腰上紧紧抱着。蔡居诚纵是再大的脾气也心软了, 别人都说邱居新像块冰似的,都他妈放屁,这种反差自己真是招架不住。

那种情绪确一时间让他说不出话来,感性瞬间拽着自己往心脏里冲,难以言喻的温暖荡着光彩甚至能让他莫名其妙生点煽情的难过来。蔡居诚不是不渴望爱,只是期望总会和失望形成沟壑般的落差,他是个骨子里就有野心的人,只是跌跌撞撞尝了太多狼狈,如果是得不到的他宁愿自己逃走。

但是邱居新稳稳当当地伸出手臂接住从云端摔下来的他。他们各自都有缺憾,但好在合在一起还是那种近乎透明的圆满。他们像是共存共亡,最开始就是死结,绑在了一起,谁也离不开谁。


只会写梗概


嗯,林敬言笑着摘下眼镜看他,“在干什么?”

哎哟哦…不得了了啊!张佳乐赶紧吹着口哨挤眉弄眼,胳膊肘顶着方锐起哄,“老师好老师好!”话音刚落,方锐愤愤地做了个小动作踩了张佳乐球鞋一脚,林敬言只得装作没看见。

没见过张佳乐平常对自己这么热情。当然林敬言这么聪明,也知道方锐和黄少天张佳乐他们几个的交情。这种事情发生了根本猜都不用猜,大学里面那么透风。方锐又根本揣不住话,那天的事其实算起来只能勉强说艳遇一场,但是从他们的角度就不一样了,老师去喝酒被学生搭讪——这话说出来加上两个定语,总有点不清不明的意味。

他看着方锐气急败坏的样子,眼珠子小兔子似的兜兜转着。怎么能眼睛这么亮,明晃晃地照得他心里都通透了。林敬言突然间就觉得得感谢那个给自己找茬儿的同事,不然自己哪里会去酒吧喝酒逮到方锐。

“方锐同学,”他没带眼镜,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,“明天来教务处一趟。”

方锐小幅度地做了个脏话的口型,“…草。”抬起眼皮看也没看林敬言一眼,转身拽着张佳乐快步走远。

真是不听话,林敬言想,自己也是时候该滥用一把职权了。

deku是世界的珍宝:

黎明终将到来

文字和图片都是我发声的形式

哼唧!我绝不认输!